缅甸庄园国际

2020年1月總第278期

鳩茲古鎮:在皖風徽韻中奏響歡樂的旋律

  • 作者:李秀梅 魯燕
  • 時間:2020-01-14
  • 來源:

  2019年12月8日,蕪湖天清氣朗,全城歡動。當地市民的朋友圈被各種美輪美奐的圖片刷屏,成千上萬人向城市的一個方向涌去……這些現象指向了一個座標, 那就是鳩茲古鎮。這一天,鳩茲古鎮全面盛大開園。這是蕪湖市民期盼已久的盛事,當天就吸引了3萬余位游客到園。這一天,沐浴在冬日暖陽下的鳩茲古鎮遠看粉墻黛瓦,檐角相接,參差錯落,近看垂柳花徑,荷塘水漣,巷陌連綿。游人摩肩接踵,商鋪林立,街邊演藝隨處可見。恍惚間,我們似乎來到了那個樓臺森列、煙火萬家的鳩茲明清時代。

  鳩茲古鎮扼守徽州門戶,因其水陸通達、物產豐饒,自古就是徽商的“宜賈宜居”之地。徽商不但為這里的商業帶來了繁榮,而且將徽文化在這里發揚光大。新華聯集團歷時5年、耗資80億元打造的鳩茲古鎮不僅是安徽最大的徽商文化創意產業聚集區,還是中國首個以徽商為主題的商幫文化旅游區。鳩茲古鎮總占地面積1100畝,總建筑面積45萬平方米,有658棟徽派建筑,業態涵蓋15處人文景點、30多個非遺體驗項目、50多家徽商老字號、10 多種徽文化沉浸式演藝、10個特色街區以及2個星級酒店和1個海洋公園。傅軍總裁說,新華聯將努力把它打造成國家5A級旅游景區、世界旅游目的地,使其成為安徽文旅產業的一張亮麗名片。

  鳩茲古鎮對于蕪湖也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它的存在正契合“歡樂蕪湖”的城市定位。蕪湖市長賀懋燮說,新華聯別具匠心地將2500年的蕪湖文脈與徽州文化巧妙地濃縮在鳩茲古鎮這道剪影中,體現了文化自信、擔當自覺、創新自強。此外,鳩茲古鎮全面開放后可帶動就業超過1萬人,年納稅將達到1億元以上,為安徽省和蕪湖市動能轉換、消費新升級和安排就業提供了新的機遇與平臺。

  徽派建筑:流檐翹角 詩意江南
徽派建筑是江南建筑的典型代表。“青磚小瓦馬頭墻,回廊掛落花格窗。” 一語道出其入詩入畫的韻律之美、造型之美。鳩茲古鎮是中國目前最大的徽派建筑群。它濃縮了千年徽派建筑之精髓,充分運用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徽派“三雕”的技藝。百余位工匠歷時數年在高脊飛檐、亭臺樓榭處精雕細琢,用光陰的磨洗、心底的詩意、手上的刀筆,一點點賦予這片建筑以生命,讓徽派建筑文化得以在這片建筑上延續,讓徽派建筑之美得以展現和棲息。
扁擔河水縱貫古鎮,將其一分為二, 東西兩岸各美其美。河西主要有中江書院、北京會館、阮弼舊居、孔廟等會館、書院、名人故居,側重文化氛圍;河東則有風情酒店、特色小吃、客棧和酒吧等休閑娛樂場所,商業氛圍更濃。在古鎮里徜徉,隨處可見修竹掩映粉墻、金柳低垂河岸的景致。無論微雨還是艷陽,這里總是別有一番韻味。“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這時不免悄悄從你的心底流出。

  徽州文化:精神之火 一脈相承
鳩茲古鎮以徽文化為引領,精心打造了中江書院、鐵畫博物館、徽商百杰館等15處人文景點。其中,重建的中江書院堪稱古鎮的靈魂。古老的中江書院是蕪湖市一中的前身,已有254年的歷史,曾是南方重要的書院之一。書院創建以來,滋養和化育了許多讀書人,成就了一批又一批了不起的文化大家。為了讓中江書院更好地發揮文化傳承與社會教化的功能,新華聯以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主動肩負起傳承和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使命,投入巨資,歷時3 年對其進行了重建。書院占地15畝,建筑面積9000平方米,由21棟明清時期精品古建筑和一些古石橋以及太湖石假山群落構成,是全國最大的單體徽派建筑群。重建的中江書院兼收并蓄多種文化,并通過講堂、傳習、藏書、戲曲、游學、文創、展館等呈現不同功能。
鳩茲古鎮全面開放當天,傅軍總裁與蕪湖市委書記潘朝暉共同為中江書院揭牌。傅軍總裁表示,新華聯要讓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大放異彩,讓更多的人在物質富足的同時也接受思想的洗禮和智慧的啟迪,為增強文化自信、構建和諧社會、實現民族復興作出新的貢獻。同時, 白鹿洞書院的傳習導師、中江書院院長劉長煥也在此開講,拉開了講學的序幕。

  中江書院復建的3年里,記者幾次見到了古鎮文創中心總監兼中江書院執行院長程序。每次他都是意氣風發,風塵仆仆。從語速中都能感受到他的急促。因為清楚中江書院恢復經典傳習、成就高雅純正的文化功能對蕪湖文化建設事業的重要意義,程序常年駐守在現場,不舍晝夜地忘我工作,確保書院完美亮相。
蕪湖鐵畫是“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古鎮內的巨幅鐵畫《天下徽商興于鳩茲》,是由30多位大師歷時90多天精心制成。2017年1月1日,這幅畫被世界紀錄協會認證為“世界最大鐵畫”。該鐵畫博物館是安徽省唯一一座以鐵畫為主題的特色博物館,內藏大量鐵畫大師作品。
賈儒堂正廳展示了“三賈三儒”的生平事跡。“三賈三儒”即阮弼、胡雪巖、胡天柱、朱熹、戴震、胡適這6位在徽商興起理論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細細解讀他們不平凡的一生,徽商“亦賈亦儒”的形象在腦海中便越發鮮明。展館大門兩側的楹聯畫龍點睛,把徽商集商、儒、仕于一身、憑誠信交四方,以布衣交天子的品格描述得淋漓盡致。梨園堂是一座典型的徽派戲樓,距今已有160多年的歷史。游客在這里不但可以欣賞到正宗的徽曲、徽劇,還可以看到技藝高超的雜技表演。 古鎮內的大江鏢局、鳩茲博物館、蕪湖民俗館、李經方故居、阮弼舊居等徽商文化的代表性場館,也從不同角度展示了徽地民俗風情。

  皖風徽韻:豐神柔美 意趣盎然
有一天,當你愿意放慢腳步,一邊聽著自己在古鎮的青石板上敲下煢煢足音, 一邊細細品味著徽風皖韻,那么它就像一句通感修辭,將入侵你所有的感觀。街邊商家充滿古意的招牌,掛滿油紙傘的雨巷,鋪滿半壁青藤的粉墻,從你身邊招遙而過的四乘馬車,還有邀你一起乘坐的熱情馬車夫,突然出現在你眼前的一隊鏢局人馬……這些也許會讓你在現實和夢境中游離吧?當你還在傍晚的街角回味著古鎮白天帶給你那些猝不及防的驚喜時,夜晚怎能平淡得讓你失望呢?夜晚來臨,華燈初上,古鎮又是另一番模樣。那些你曾走過的街、路過的店會讓你感到熟悉又新鮮。小橋流水旁,街燈柔光籠罩,一叢蘭草或芭蕉,還有飄蕩的藍色印花布簾幕,讓你仿佛游走于畫帛上的水墨江南,婉約之美無聲流淌。如果夜晚你沿著棧道繞湖而行,不但水蜜草露沁人心脾,俯仰間更可見另一番天地。只見湖心塔閃爍的燈光與湖邊的新華聯麗景酒店交相輝映。湖面金光點點,湖邊夜燈也猶如蓮花朵朵映在水面。此刻的湖面正奏響一曲光影交錯的樂章。
古鎮的夜晚宜靜也宜動。沿河而行, 你會與胡桃里、繁花、辛德瑞拉這些酒吧不期而遇,樂手在歡歌,三五好友在暢飲,你在長夜未央里感受煙火紅塵。無人機表演在天空中畫出的“歡樂蕪湖、夜游鳩茲”幾個字,為這夜色寫出了完美的主題。
記者在古鎮游走了一天,還沉浸在“夢里不知身是客”的時候,與蕪湖新華聯文旅分公司總經理張新的一番對話,算是解了其中深意。張總講道,文旅項目要“形”“魂”并重。鳩茲古鎮怎樣才能兩者兼備呢?古鎮明確以“徽文化”“沉浸式體驗”為定位。徽派建筑讓古鎮有了“形”美,那么就要從細節入手來塑“魂”。為此,他們用心琢磨,建了十大主題街區,并引進胡開文墨店、邵芝巖筆莊、張恒春藥鋪、宣扇等老字號以及特色小吃、文創、民宿、酒吧,使古鎮形成了完整的生態圈。為了給游客提供“沉浸式體驗”,古鎮把節目放到街巷去演,像黃梅戲、大江鏢局、阮府招婿等30多種演藝、雜技分散到各處,讓游客隨時隨地感受徽文化。為繁榮蕪湖夜間經濟,滿足游客的“吃住行游樂娛”,夜晚的扁擔河兩岸,茶社、書院、戲院、咖啡吧、酒吧、餐館全部開放,“打鐵花”等夜間演出也精彩登場。
談到徽韻,不能不提到代表性的紅袖街。從小就將神筆馬良奉為偶像的90 后徐俊與他的小伙伴們在短時間內設計并建設起了這條街景。紅袖街可謂一步一景。這里以經典辭賦《孔雀東南飛》為街區主題,以漢服、漢飾、精品酒吧為主要經營業態。根據詩中的寓意,紅袖街共有“起嚴妝”“精妙堂”“纖纖巷”“雨鼓巷”“細步巷”“華章苑”“含珠閣”7 個主巷和造景。含珠閣里遇水就變成粉紅色的太湖石來自江蘇,雨鼓巷里的鼓燈來自福建,華章院前的石燈籠來自河北,琳瑯滿目的陶罐來自湖北,還有來自山東臨沂的大缸、云南大理的木花槽、廣州中山的燈籠、福建的碳化竹椅、蕪湖本地的鐵畫主題字以及數萬盆花草苗木。僅用了20 多天,紅袖街就被裝點一新,在長三角峰會的領導面前精彩亮相了。施工期間,徐俊和他的團隊每天從早晨6點到晚上11點多都“泡”在街區中。常常有人看到他對著一個街角發呆,漸漸同事們明白他那一刻也許正在思考花盆的造型或花的顏色, 抑或擺放的角度。當黝黑的徐俊站在記者面前時,他還一再強調原來自己的皮膚很白的。這個因為皮實而被稱為“爬山虎男孩”的90后,如今已成長為公司景區管理中心的負責人。他特別感謝新華聯重用人才、敢于用人,給了適合他生長的土壤。
街巷文化與美學氛圍的提升,除了有徐俊他們這種專業團隊的孜孜以求,蕪湖新華聯公司更是全體總動員,開展了造景創意大賽。各部門從策劃到動手落實,短短3個多月就提交了30多個“腦洞大開” 的創意方案。風靡游客朋友圈的“雨巷” 靈感來自于詩人戴望舒那首著名的《雨巷》,在白墻黛瓦間“漂浮”的油紙傘, 微風吹過,像極了姑娘們的裙擺;“80· 90巷”利用紅袖章、發條青蛙、雞毛毽子、跳格子、玻璃珠等裝飾品,把人們一下子帶回美好的童年時代。還有logo墻、四季巷、紅軍巷、機械巷、留言巷、風鈴巷……每一條小巷都顯得精致而又充滿內涵,為古鎮平添了幾抹風韻。

  新華聯人:恪盡職守 使命擔當
記者在蕪湖新華聯公司采訪的時間僅有1天,但有半天都在聽工程部的同事們在講述他們的故事。坐在一手建設起來的新華聯麗景酒店大廳里,他們有時看著來往的客人,有時為了抑住淚水而仰頭望向高高的穹頂,羞澀靦腆。雖然十來個人圍坐在一起聊天有時還要面臨冷場的尷尬, 但從交流中卻能強烈感受到他們聚是一團火,滿懷干事創業的激情和義無反顧。負責安裝工作的工程部副總監楊波說他早出晚歸,雖和孩子住在同一個家里,但很久沒有機會說過話了。酒店建設的1年多,他把時間和感情都給了這里。酒店就好似他的另一個孩子。工程部經理佘成龍是現場施工負責人,酒店建設他全程在線。他說,現在每走到一個場景,眼前都會浮現曾經的一幕幕。佘成龍親歷了酒店建設的一波三折、搶工的夜以繼日。他說,為了酒店如期交付,他們團隊全體成員都立下了不能如期交付就引咎辭職的軍令狀。負責精裝修的杜世威,人稱“拼命三郎”,身患肺炎被送進醫院,還偷偷跑回工地上繼續工作。他一畢業就來到新華聯,是有8年司齡的老員工。杜世威曾轉戰西寧、上海,參建了新華聯索菲特酒店,蕪湖麗景酒店是他參與建設的另一個五星級酒店。這位山東小伙戲稱自己把青春獻給了新華聯。因為工作繁忙,至今他還是孑然一身。酒店建設團隊里年齡最大的是60后工程師王耐毅。他從銀川新華聯到蕪湖援建,8個月沒有回過一次家。在并肩作戰的日子里,他感受到了這個團隊強大的戰斗力和凝聚力。他真誠地說,蕪湖酒店建設團隊不推諉、不松懈,互相扶持。這么好的團隊難得一見。
誠如王工所言,酒店建設團隊包括土建、安裝、精裝、景觀等多個專業。最多時,工地上有1000多人同時施工,沖突不可避免。只不過他們都心底無私,找到了有效解決問題并高效推進工作的方法。此刻,他們以調侃的語氣回憶著曾經在施工中給其他專業帶來的麻煩,以這種方式委婉地表達著對兄弟的謝意。他們也真誠感謝集團和文旅總公司以及各參建單位的支持與配合。但說得更多的是他們并肩戰斗的美好回憶。比如他們為了搶工,住在悶熱的工棚里,每晚聚在門口一邊吃盒飯, 一邊交流工作。比如在2019年暴雨襲來, 楊波、佘成龍、杜世威他們三人不約而同地來到工地搶電、排出積水、堵上大雨漫灌的洞口。他們本以為是孤軍奮戰,但在看到戰友從某個角落里冒出來的那一刻,心底何嘗不會涌起熱流和力量? 采訪時,蕪湖新華聯公司董事長李茂海的名字不時出現在他們七嘴八舌的表達中。他們中有幾個人在深夜巡查工地時遇到過一個身影,在工地四處轉悠。當想上前詢問個明白,才發現這個人就是他們的董事長。原來深夜不寐的并不止他們,有人和他們一樣牽掛著工地。一提到李董事長,他們都難掩笑意,說董事長提倡“目標明確、簡單快樂、執行高效”的工作作風。這是他們認同的。也正因此,他們這個團隊才能團結一心完成使命。
記者又來到游客服務中心,聆聽了這里的酸甜苦辣。游客服務中心總監胡安娜說,她們的工作是“痛并快樂著”。她說有時遇到游客不理解,會遭到無理投訴; 有時心情不好,也要在面對游客時迅速調整情緒。但當她們揀到東西交給失主,或幫助游客處理突發事件時,也會收獲誠摯的感謝。籌備期間的1年多,胡安娜常常工作到深夜,但讓她感到欣慰的是看到古鎮發生了巨大變化。她來這里工作4年多,古鎮從鮮為人知到今天的街知巷聞、滿城熱議。她覺得自己從講解員到主管再到現在的游客服務中心總監,能一路和古鎮共成長,很自豪。在談到工作與生活沖突時, 她甜美的聲音變得哽咽,清亮的眼睛里一下子溢出淚水。她說部門里有很多像她一樣的媽媽,長期顧不上家庭,之所以能夠一直堅持下來,都因對古鎮有一份情懷。
古鎮里那些常常與我們不期而遇的演藝,背后也藏著演員們不為人知的辛苦。他們常常排練到后半夜,劇情還要三番五次地不斷修改打磨。古鎮每天在不同地點共安排30多場演出,但誰也不知道他們卻只有二三組演員。演員們演完一場馬上要奔赴下一場,中間只留10分鐘時間換衣服。夏天,他們的衣服總是汗濕一片,從來就沒干過。為了將更好的創意早日呈現在景區, 古鎮園藝部員工在雪天里親手安裝門牌, 即使凍僵的手指一次又一次被錘子砸傷, 也要達到理想的效果才肯罷休。青磚瓦漆、屋檐雨滴、山花蕉葉、湖光暮色……游客感受到的每一處皖風徽韻,背后都是無數員工兢兢業業的艱苦付出。期待鳩茲古鎮不負眾望,真正成為游客心中所向的白月光。